从“康熙来了”到“快本”“嘎嘎”综艺感是玄学吗?
发布日期:2020-08-01 17:54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盼望着,盼望着,魏大勋又被嘲了。黄圣依和伊能静翻白眼还能说“作精本精”,你一个综艺咖垮着脸就有点“蜜汁自信”了。有时间多陪陪女朋友它不香吗?

  在《乘风破浪的姐姐》的第二次公演舞台,魏大勋的表现不说整段垮掉,也是亮点寥寥。在线播报尴尬无比,脚指头为他刨出三室一厅双卫。英语差得一批,competition打磕巴,leader读成layder。情商也很感人,问黄晓明节目里的OP(only pick)是谁。

  还是郑爽在《拜冰》对他嘲得准:“你以为你是什么大咖啊?”魏大勋曾表示不喜欢“综艺咖”的称呼,但他却频繁出现在《密室大逃脱》《明星大侦探》《拜托了冰箱》等热综里,让人好不狐疑:不会他真的是一个演员吧?

  不喜欢当综艺咖,作为演员又没有代表作品。而比这更可怕的是,一个没有“综艺感”的人成天充当汤里的“螺丝钉”,害得观众身心疲劳。他在综艺里唯一的价值,大概就是因为没有笑点显得惨兮兮带来的可怜效应。

  魏大勋《浪姐》翻车,可能是因为过去参加的综艺有男有女,被忽略掉了他的性别处事。而在全是女性的综艺里,便彻底暴露他平时对待某些女性的真实面孔。

  不止魏大勋,包括杨超越在内诸多流量艺人或资源咖,都特别喜欢拿“综艺感”当挡箭牌。它的玄妙在于,没有任何量化指标可以说明“感”的强弱。播放量和看笑了,光靠粉丝晕轮就可达成。即便不上综艺,看他们斗一盘地主也笑可还行?

  而随着《站稳了!朋友》《认真的嘎嘎们》等“综艺新人”选秀的登场,更证明了当下综艺人才凋零的现实。何炅甚至在《嘎嘎们》里说:“好像综艺变成了一个谁都可以做,但却不见得每个人都能做好,做好了又不见得能留下来(的工作)。”

  何老师委婉了,这就是嫌弃部分综艺咖没有综艺感吧?那您还天天带着魏大勋上节目!

  当韩综的Gag Man(搞笑艺人)蔚然成风、日本的搞笑艺人总能娶到大美女的时候,国综这场挖掘新人的自救,能驱逐市场上的“劣币”吗?

  有综艺感的人不一定招人喜欢。比如《天天向上》曾经的欧弟,唱跳模仿没他不会的,但离开了“天天”去别的综艺当嘉宾就相形见绌。又比如《康熙来了》的陈汉典,他去《奇葩说》不如沈玉琳的表现好。

  有综艺好感的人不一定有综艺感。比如杨超越去哪个综艺哪个综艺的热搜都得往上跳,但平心而论是因为她有很强的综艺技能吗?完全是因为她的表演型人格带来的综艺好感吧。

  “我是一个认真做什么事都会让人家笑的人。”这句自我评价显然也包含了上综艺。《口红王子》杨超越说傅菁欠她80块,《心动的信号》看男嘉宾车好说人家肯定是领导,《哈哈农夫》里去菜园子捡王源砍掉的莴苣根。一般规律是,杨超越表现得越“野生”,越有综艺好感。

  粉丝们衷情于“完全不知道她下一秒做啥”的状态,甚至没接住梗也可以算成另一种“梗”。火箭少女解散的爆哭,简直比《101》时期的哭假多了。至少两年前还算真情流露,现在是打算抱着“铁憨傻”的人设走到黑了?

  看着微博集体夸赞,让硬糖君一度怀疑自己是不是太冷血,太没有共情力了。不过“出道哭,毕业哭”也算有始有终。能够在人越多的情况下,越激发出难辨真假的表演状态,也算老天赏饭吃。

  我们粉丝觉得好就行,你尴尬就去厕所蹲着。应该说,超越妹妹和粉丝的互相选择,成就了今日的综艺奇观。你若撒憨卖傻,我必相随天涯。只要我们不尬,尬的就是别家。

  而能和杨超越比拼的综艺神兽,其实是不起眼的毛不易。《跑男》《向往的生活》《创造101》《创造2020》《我是唱作人》《无限民谣季》《吐槽大会》《脱口秀大会》《奇葩说》《奇遇人生》,“绑架”话这么少的毛老师上综艺,其心可诛。要不是毛老师偶尔挪一下身子,都以为他的画面是人形板。

  唱歌的业务水平不论,毛不易综艺感真的不如周深。周深的抛梗接梗能力,像是很有舞台经验的喜剧演员。《青春环游记》和贾玲、杨迪这些gag大神凑一块,也没有逊色。

  周深可遇不可求,毛老师本身性格使然。而年轻一代的“0综艺感翘楚”还属王子异。《未知的餐桌》里,他的一段《巴比龙》直接看傻沙溢。“大家的目光像是我的兴奋剂,大家好我是来自BBT的王子异。”

  没有人可以从王子异的豪华介绍套餐里幸存,除非你也是个搞笑说唱人。怎么说呢,就是那种过于无趣,过于一本正经的耍帅,反而有了一种无厘头式的心酸。

  何炅的楼层偏爱应变力,谢娜的楼层全是模仿秀。吴昕的楼层更神了,直接跳过了一个学员的自我介绍,看看谁是“小透明之王”?

  哇唧唧哇明显是弄错节目内涵,让翟潇闻、张颜齐、伍嘉成、马伯骞准备了才艺表演——摇花手。几个如花似玉的小伙子,楞生生被调教成了二傻子。想走一波沙雕帅哥的路线,但是综艺感并不等于话多。他们太喜欢说废话,剪辑老师听了都头大。

  嘉行四子脑子也不太好使,被开心麻花当成工作人员一翻调戏,让做俯卧撑就乖乖就范。这都不能说没综艺感了,感觉是教条管制下的木讷。看预告,下期还有开麻和嘉行的大战,沈腾当着杨幂的面说嘉行没有好演员,甚至模仿溜溜梅广告挑事。

  那喜剧演员是不是有综艺优势?开麻四子告诉你并不是。尽管刘思维在和翟潇闻的比拼里表现抢眼,维嘉还是把“挺卡”给了海西传媒的黄柏煊。刘思维十分懊恼:“挺卡为什么没给我,不是卖梗的吗?”

  究竟是不是卖梗,还是回去问沈腾吧。黄柏煊通过美妆的细节辩论,赢得了维嘉的青睐。为什么呢?因为维嘉老师自己就是同样精致的人儿。谢娜把自己的挺卡给了模仿何炅惟妙惟肖的曹璐,还是戴着《百变大咖秀》的眼镜。

  刚在快本选完人,何老师又去《认真的嘎嘎们》里和李诞、大张伟、陈伟霆一起逛园子选人。和《快本》的分层考核不同,《嘎嘎们》采取了技能要求更高的“一发技展示”。何谓一发技,就是看你在两三分钟里有没有把人逗笑。

  选秀咖在《嘎嘎们》里集体滑铁卢。许珑瀚的梗上来就被刨了,楼炅择气得大张伟报销机票赶回家,邱薄翰被李诞说“什么玩意儿”。吴泽林开玩笑说兄弟团是“倾城十六尬”。帅脸抛弃尊严容易,但是捡起综艺感依旧难。

  反倒是锤娜丽莎这种抖音网红,和昌叔、付航、小哈这样的脱口秀演员,能够掌握快速逗趣的路子。锤娜丽莎搞了个蒙拉丽莎的仿妆,是典型的抖音换装视频的变形。昌叔他们知道李诞不喜欢谐音梗,加以规避没有暴雷。

  李诞嘴上说不喜欢谐音梗,但自己表演的一发技“咏春”真是谐得不能再谐了。大张伟就笑他,装成平易近人的样子,但是一到选手表演就成了“喜剧大师”,充满了条条框框。这吐槽贼精准,是硬糖君的only pick了。

  金子涵在《站稳了!朋友》里说:“就我感觉比出道都好。”这么多好看的弟弟妹妹为了一个挂件主持争成这样,吴昕和海涛是不是身在福中不知福?而真要论Gag Man,《康熙来了》曾经汇集了一批真材实料的综艺咖。

  成语大师沈玉琳,不疑有他、鱼雁往返、无心插柳柳橙汁可谓字字珠玑。配上唬烂故事,搞笑程度几何级数增长。他讲和女装男孩同住的经历,表示有非分之想时居然用了“染指”这么文绉绉的词。

  还有不容打击的自信:“感谢妈妈把我生的这么好”、“难道长得像彭于晏也是我的错吗”、“我看着镜子里的人,难道是你Andy(刘德华)”、“一天木村拓哉,一辈子木村拓哉”、“人不就是关关难过关关过”。

  赵正平身上流氓气很重,只有小S疯狂嘲讽的时候才有梗。他割了双眼皮上《康熙》,小S就一直叫人家安东尼,说他有欧洲贵族范儿,还跟他讲英文。当一个被惹怒的中年男子,在小S面前无计可施的时候,那酸爽不要太够味!

  还有“犀利画家”曲家瑞,霸气回怼嘲笑单眼皮女生的男生:“你们不看看,你们自己四个长什么样子。”“潇洒富婆”罗霈颖传授把24、5岁男生的乐趣:“刚读完大学工作不久,有最多的精力投入到爱情里。”

  Drama 女王Melody对小S拽英语:“OMG,s you know?”(附瓜:陶喆的《Melody》就是写给这位姐姐的)爱磕咸鸭蛋的郭惠妮,从女主播的工作放飞自我后,在《康熙》跳着毫无灵魂的干瘪舞蹈。

  当然还有无冕之王陈汉典,虽然都在说他在节目过分卑微,但没有小S cue他,陈汉典哪里能来镜头?他可以满身肌肉穿女装,打扮成夜市的正妹对蔡康永说:“我卖春……卷的啦!”

  他最强悍的不是模仿明星而是素人,模仿法拉利姐堪称超越本尊。当他把五颜六色的妆乱抹在脸上,大喊“婷婷婷婷婷婷,葡累葡累葡累”时,会有一种社畜的辛酸感。大张伟曾说这个度很难把握,观众觉得的辛酸了,就不会好笑了。

  今年刘真的离世,让人们又开始怀念起《康熙》的综艺咖。陈汉典、沈玉琳、赵正平、严立婷、罗霈颖、曲家瑞、郭惠妮,他们曾经怀抱着强烈的娱乐精神,即使形象尽毁也要逗你发笑。

  受限于《康熙》每期5万块的艺人酬劳,众多综艺咖们拿着微薄的工资,却奉献了无数个精彩的“一发技”。当类似磕咸蛋、葡累葡累、关关难过关关过这种梗,被观众长久留存记忆中时,所谓的综艺感根本不值一提。

感谢阅读,欢迎再来!